可是他的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地方是好的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必发彩票登录 发布时间: 2018-08-31 15:31
 
    “哈哈哈,林团长客气了,太客气了……”贾正阳连连道谢,顺手就将一块大红包塞到了林峰的怀中,林峰笑了笑,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给他指明了吕新的办公室方向,等到贾正阳转过身去的时候,林峰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厌恶。
 
    贾正阳来到了吕新的办公室,很是恭敬的敲了敲门,直到里面传来了一声请进的时候这才推门走了进去。
 
    一进门,贾正阳就看到了一身军装的吕新正坐在沙发上,在他的身前,还坐着一名少年,一看到那名少年,贾正阳的脸色顿时就变了,这不是昨天的那个小孩么?他怎么会在这里?而且看吕师长的样子,对他好像很恭敬嘛……
 
    这怎么回事?
 
    “啊,原来是贾局长来了,来来来,快快请坐……”吕新好似才发现贾正阳到来一样,连连摆手,却没有起身相迎,以他的地位,完全没有必要起身。
 
    贾正阳尽管心中疑惑,但都到了这种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四百零四章 暴血阎罗
 
    袁正华实际上是他的一个下属,有一个漂亮的老婆,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儿,只有十六岁。【最新章节阅读.】
 
    在一次政府职工聚会上,贾正阳第一眼看到袁正华老婆的时候,就被她的风韵所吸引,比起自己家里的那个黄脸婆来,不知道强了多少倍。
 
    本来以贾正阳的地位,想要找些漂亮的女人也不是那么困难,甚至相当的容易,在如今这个年头,只要有钱,有权,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就是看上了自己属下的女人。
 
    贾正阳自然欣喜,不久后,袁正华出了一场车祸去世了,当然,这一场车祸不是意外,而是人为的,一直到现在,都没有找到凶手,因为凶手正是熊龙。
 
    袁正华死后,袁家母女失去了最大的依靠,加上袁正华的妻子一心想请贾局长帮忙找出真凶,后来在邀请贾正阳吃饭的时候被贾正阳下了迷药……
 
    当场贾正阳就吓坏了,赶紧打电话告诉熊支书,熊支书一听,也是急了,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,不过后来他们知道只有袁正华的女儿知道自己的母亲去见谁,在熊龙和熊虎两兄弟的帮助下,将袁正华的妻子抛尸荒野。
 
    也因为这件事,对于熊支书的要求,贾正阳几乎是有求必应,而熊龙熊虎也成为了他暗中的打手,要不是因为这样,熊家人怎敢如此飞扬跋扈……
 
    这件案件当初曾惊动省委,可是不管怎么查,都是一点线索都没有,想想也是,当地公安局局长亲自参与了这件事,能够查出什么来?
 
    贾正阳怎么都没有想到,熊龙他们会连这种事情都说出来,早知道这样,自己当时就算是拼尽全力,也要将他们捞出来啊……
 
    只是让贾正阳不解的是,这件事一旦招供,绝对是死路一条,根本没有坦白从宽一条路,熊龙两兄弟怎么可能招供?
 
    “叶少,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?”贾正阳也不亏是久经官场,立马想到了可能是他们在讹诈自己,神色茫然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呵呵,呆会儿你就明白了……”叶潇冷冷的笑了笑,然后起身就朝外面走去。
 
    吕新也是摇了摇头,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随着叶潇朝外面走去,走到门口的时候,发现贾正阳还坐在沙发上不为所动,当下开口道:“贾局长,跟我一起去看看吧……”
 
    贾正阳这才有些魂不守舍的站起来,跟在两人的身后走出了办公室,看?看什么?难道熊龙他们真的招供了?
 
    三人一起来到了军营的地下室,按理说军队中是没有审讯犯人的地方,毕竟军营不是监狱,可是若是叶潇想要在这里对付几个人,要找个地方也是吕新一句话的事情。
 
    当三人来到地下室,看到里面人影的时候,贾正阳脸上全是惊恐之色,这……这还是人么?
 
    在密室中,熊龙的脑袋上缠着纱布,那里的血迹早已经止住,可是他的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地方是好的,身上的表皮几乎全部被剥了下来,露出了血淋淋的鲜肉。
 
    可以说,除了他的脸上还保持着完好的外,其他地方就找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……
 
    看到这样的一幕,贾正阳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会知道这件事,熊龙是真的招了,任谁也难以承受这样的严刑。
 
    “吕师长,你这是非法严刑逼供,你这是违法的……”贾正阳真的怕了,当下就朝吕新嘶吼道,他希望通过这样的嘶吼能够给自己带来一点安全感。
 
    军队是没有权利审问犯人的,更是没有权力私下用刑的,只要将这件事捅上去,不管事情对错,他也不会有好果子吃。
 
    “抱歉,这些都是我做的,吕师长可不知道这些,当然,若是你不配合的话,我不介意在你身上再做一次……”一道阴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,贾正阳转头一看,就看到一名长相颇为英俊的男子走了过来,他的手中还拿着一把弯刀,一把血红如月的弯刀。
 
    难道他就是用这把刀将熊龙身上的皮给剥下来的么?
 
    “你是谁?”贾正阳心惊,怎么这里的一切如此诡异呢?
 
    “你不会认识我的,不过道上的朋友送了一个称号给我,暴血阎罗……”洛凌迟淡淡的笑了笑,当听说叶潇需要对一些人用刑的时候,他立马从静海市赶了过来,他最大的爱好,可就是用刑了,否则又怎会有暴血阎罗的称号……
 
    “吕师长,你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你还敢扣押我吗?”贾正阳将目光看向了吕师长,刚才听他的口气,似乎吕新根本就没有打算让自己离开……
 
    “呵呵,贾正阳,就算我放你离开,你认为你所做的这些事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吗?”吕新的声音也冷了下来,说实话,当叶潇要对熊龙等人用刑的时候,他是不赞成的,要不是看在罗小军的面子上,他怎会答应他们在自己的部队用刑,可是当从熊龙等人的口中听到了贾正阳的这些龌龊事情的时候,一股无名的怒火自胸间窜起,天底下竟然还有这样凶残的人。
 
    贾正阳身体一颤,是啊,只要他们将这件事报上去,自己必死无疑,他不想死……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